关于我们

“四・二五”是一个转折点

主页 | 评论 “四・二五”是一个转折点 2001-04-25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(自由亚洲电台所有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们个人的观点

) 两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,万余法轮功学员在中南海外和平请愿:要求练功的合法权益获得保障!国务院总理朱熔基接见了请愿的法轮功代表,并代表政府对合理的请愿作出了承诺,请愿的法轮功学员平静的离去

事情至此圆满结束,应该是一个中国民间社会与政府之间良性互动的开端,但却很快就被江泽民当天晚上给政治局写的一封信扼杀了

表面上看,江泽民通过这封信,暴露了他内心深处阶级斗争的传统意识形态,给当时声誉日隆、理性务实的朱熔基是一记当头棒喝,但实质上却是他本人执政中南海的一个转折点:在邓小平等政治老人的羽翼下,江泽民自喻“不知中南海水之深浅”,亦步亦趋,可以算是夹紧尾巴做人;但在邓小平去世后,江泽民跃跃欲试,急于显耀“多年媳妇熬成婆”的核心权威,而对法轮功学员中南海外请愿事件的处置,就是江泽民这种转变的一个重要标志

按照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游戏规则,江泽民除了对确定议程有某种特权,通常在表决中只有一票的权力,然而在决定镇压法轮功这一决策中,他通过玩弄上纲上线的手腕,全盘推翻朱熔基的现场处理,封堵政治局其他同事们的不同意见,以此作为确立自己在最高决策中“大权独揽”的突破口,如果讲江泽民后来试图通过推行所谓的“三讲”或“三个代表”,借助舆论宣传竖立自己继毛泽东、邓小平之后的中共最高权威的个人崇拜,那么这个转折点是在他“四・二五”决定镇压法轮功的那一刻开始的

其实,这何尝不是外界观察中国问题的一个转折点

在“四・二五”之前,对中国政治的一种流行看法是:经过半个世纪的极权专制,中国已经不存在取代中共的社会力量

法轮功在“四・二五”事件中体现出来的和平理性,尤其是惊人的社会动员力量,极大的改变了世人对中国大陆社会力量的评估,“人民,只有人民,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真正动力”,如果这是一个社会历史发展规律的话,随着法轮功坚持不懈的抗争,它在中国社会又重放光芒

“六四”之后,中共极力用自由经济“赎买” 原本在意识形态统治上失去的合法性,并以暴力高压为中南海专制极权作垂死挣扎;过去两年来,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,除了军事暴力之外的各种手段已经无所不用其极,然而事与愿违,非但没能从根本上摧毁它,反而使它的影响日益扩大,并且把它迅速从中国推向全世界,与此同时,中共政权践踏人权、迫害信仰和宗教自由的行经,也一再成为全世界强烈谴责的焦点

“四・二五”也是法轮功为捍卫自身合法权益进行公开抗争的转折点,这一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柔性抗争,不但加速了中国民间的抗议运动,迅速融入了世界非暴力运动的潮流;同时,也揭示了中南海统治集团压迫人民、对抗人类文明进步潮流的本质,给中共合法性致命一击

值得一提的是,法轮功这一种影响作用,几乎都是在江泽民和中共打压行动开始之后才形成的

(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张伟国作的评论

) ©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(0)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

2018-10-08 13:15:00

作者:经琪炅